裕廊岛 市区—东海岸 西北岸 公用局拟2030年前完成制定三高危区海岸保护计划

为深入了解海平面上升对我国带来的冲击,公用事业局今年将开始对裕廊岛和市区—东海岸的海岸线展开研究。

在裕廊岛和市区—东海岸之后,当局也会研究包含双溪加株和林厝港的西北岸的防护,目标是在2030年完成这三个高危地区的海岸保护计划的制定。

此外,公用局还将开发一个模拟系统,分析极端海平面和强降雨导致的内陆洪水对我国的影响,以便全面评估内陆和沿海洪水风险。

 

开发一套洪水模拟系统评估沿海基础设施有效性

作为全国海岸保护机构,公用局在考虑了洪水所带来的潜在危害、该地区资产(如机场、商业区和工业区)的重要性,以及该区未来发展的可能性等因素后,决定将裕廊岛和市区—东海岸列为首要保护的沿岸区域,并会在未来数月先对市区—东海岸研究进行招标,借鉴专家意见与国际做法,设定适合的防护措施,并配合现有的发展总蓝图,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

一些可能的设施包括防波堤、土堤、建造圩田,以及红树林等自然防护,并与休闲设施建在同一处,节省土地资源。研究预计需时四年完成。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长傅海燕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永续部开支预算时宣布,公用局今年将开发一套海岸内陆洪水模拟系统(Coastal-Inland Flood Model),应对沿岸和内陆的洪水风险。

“这个计算模型将模拟洪水风险事件,评估沿海基础设施在不同气候情景下的有效性。这将使公用局具备规划和实施适应性措施的能力。”

傅海燕说,公用局过去10年已花费近20亿元改善我国沟渠系统,未来五年将再投入13.6亿元。今年会启动10项相关工程,地点包括实里达北连路、实龙岗2道与实龙岗3道等。

另一方面,我国长期平均气温自1950年代起已上升接近一摄氏度,这一方面是因为全球气候暖化,而城市热岛效应也是原因之一。城市热岛效应是由于城市高楼林立,挡住自然风,加上工厂、汽车、冷气机等散发的热能和温室气体排放等因素,造成城市气温高于周边地区。

永续部与市区重建局自2019年起,通过三管齐下的策略来缓解城市热岛效应。

这包括通过部署全岛范围的气候传感器网络来收集数据,更好地了解热岛效应;对热岛效应进行研究和建模,模拟市区气候;以及与业界和公众合作实施缓解热岛效应行动计划,例如增加市区绿化、试用降温材料降低建筑温度和减少人为产生的热量。

来源:联合早报

全球深海1400万吨微塑料 是海面塑料污染物两倍以上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近日发布公报说,该机构已完成世界第一个评估全球海底微塑料污染总量的研究,结果表明,全球深海中约有1400万吨该类污染物,预计是海洋表面塑料污染总量的两倍以上。相关成果已发表在新一期《海洋科学前沿》杂志上。

该研究负责人巴雷特介绍,进入海洋的塑料污染物会分解,最终形成微塑料。“我们的研究对海底有多少微塑料进行了第一个全球性评估。结果表明,即使深海也容易受到塑料污染问题的影响。微塑料确实正在沉入海底。”

 

此次记录微塑料量 比以前记录量高25倍

此次研究中,澳洲研究人员使用潜水机器人在多个地点采集样本,潜水深度达3000米,采集范围最远处距该国南部的南澳州海岸380公里。他们发现,此次记录的微塑料量比以前深海研究记录量高25倍。研究人员将此次采样所获的深海微塑料密度按比例放大到全球海洋,估算出了全球海底微塑料总量。

该研究参与者哈迪斯蒂说,此次在偏远的深海发现高聚集的微塑料令人惊讶。研究发现,深海就像一个汇聚微塑料的“水槽”,因此迫切需要解决塑料污染的有效方案。

该公报介绍,尽管人们越来越关注塑料污染对海洋生态系统、野生动植物,以及人类健康带来的危害,但每年仍有数百万吨塑料污染进入海洋环境,并且其数量在未来几年还会增加。

哈迪斯蒂建议,每个人都可以减少海洋塑料污染,比如尽量避免使用一次性塑料物品,支持回收和废物处理行业等。各行业和社区须共同努力,从而显著减少在海滩和海洋中的垃圾数量。

城市中的农场

新加坡是大都市绿化的国际典范,经济发展迅速,工业用地多,但农业可耕地资源十分有限。粮食主要依赖于进口,扩大本土农产品供给比例意义重大。

为此,新加坡政府提出了农业全新发展策略,将用更少的土地,实现更高的产量。既然地面可耕地不足,那就垂直向上发展,建设立体垂直农场。力争在2030年本土农产品的供给比重达到30%。

在政府大力推广和支持的背景下,一群怀揣梦想,勇于创新拼搏的年轻人,走入了我们的视线,他们肩负起新加坡未来农业发展的重任,在绿色中,实现着生命的价值。

为了将这些励志的故事,让更多人知道,J.O.E 环保联盟专访了Artisan Green的创办人Mr Ray Poh 傅元瑞先生。

初见傅先生时,他英俊的外表,儒雅的气质,彬彬有礼的言谈举止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在愉快轻松的氛围下,傅先生为我们揭开了Artisan Green 的面纱。

傅先生心中一直有个理想,就是让更新鲜、更绿色的蔬食重回社区,为每个家庭送去健康和美味。在海外生活工作多年后,他回到了故乡新加坡,从零开始,打造自己心中的城市农园。

在母亲的支持下,傅先生开始创业之旅,并先后取得新加坡农粮兽医局农业生产力创业基金以及在义安理工学院完成水培法种植的系统学习。

所谓水培法一词来自希腊语,意为“与水合作”,是一种在营养丰富的液体中而非土壤中栽种植物的方法。四季可种,全年可收。优点非常之多,无需除草、生长迅速、有限空间内高产量、没有与土壤有关的虫害和疾病。

2017年10月的时候,带着这项技术,傅先生在加冷坊建立了Artisan Green。在100%无农药和除草剂的情况下,采用控制农业环境技术来种植嫩叶菠菜。

在Artisan Green高效精英团队的努力和创造下,每周都会有新鲜、优质、无农药的嫩叶菠菜,源源不断地派送至超市、沙拉店及个人家中。当傅先生在采访过程中,被问及到什么是他最大的财富时,他不假思索,充满骄傲地答道,就是整个工作团队。

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对整个栽培园的全貌、种植过程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在傅先生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嫩叶菠菜的世界。

栽培园区对无菌、无污染的要求非常之高。在进入之前,我们需要全副武装,从头到脚穿戴好隔离服,确保绝无任何菌体被带入室内,以免感染到种植的菠菜叶。在经过绝对杀菌消毒处理后,我们才慢慢进入栽培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的栽培架子。有的架子上,嫩菠菜叶已经生长成熟,等待收割。而有些栽培架上,则是刚刚种下的芽苗,像熟睡的婴儿一般,安静地等候工作人员为它们输入营养液,迫不及待地茁壮成长。

每个架子上都会有用来调节温度和光线的照明灯。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嫩菠菜叶不同的生长期要求,来进行相应的调节,制造适合的生长环境。虽然,这些栽培机器全部都是海外进口来的,但值得称道,令人佩服的是,经过傅先生和团队的精心设计和程序改良,不仅整个栽培系统可以节时节能,更是大幅度地提高了菠菜叶的产量。

说到兴起时,傅先生随即折下几片成熟的嫩菠菜叶,让我们现场品尝。不得不感慨,叶子入口的感觉真是令人难忘,特有的清新口感中带着微甜,细嫩光滑,味道独特。新加坡很多西餐厅和沙拉店,都非常喜欢引进这种高品质的菠菜叶。

谈到种植嫩叶菠菜的理由,傅先生说是因为本地销售的嫩叶菠菜大都是从外国进口,他的使命愿景是希望新加坡人都能够品尝到本土栽种的新鲜蔬菜。这不仅仅保留了蔬果的丰富营养价值,更加利于环境保护。傅先生告诉我们,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计划在2021年建设更大的自动化农场,将量产提高至现在的数十倍。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们对于水培法、科技种植与垂直农业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和体验。更加感怀于有这样一群专业精深、不惧劳苦的青年们,凭借一种守道者的精神,将心血全部投入到本土农业发展之中,在未来不断发展壮大,为每一个人、为每一个家庭,提供更健康安全的蔬果保障,把幸福健康送到大家的生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