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填海造岛效能较圩田广泛 也不影响海岸线景观

填海造岛应对海平面上升,既能缓解我国淡水不足问题,也能保护东南沿岸地区。受访学者认为,相较于建造圩田,填海造岛效能更为广泛,也不会影响海岸线景观,不过政府须进行谨慎长远的规划,确保设施规模足以抵挡不断变化的气候危害,否则将功亏一篑。

李显龙总理在前天的国庆群众大会预计,未来100年政府将投入至少1000亿元应对海平面上升给我国造成的威胁。公用事业局计划在滨海堤坝的另一端,兴建第二个水泵房以便排洪。

政府也正探讨以德光岛的小型圩田(polder)积累经验,以便抗洪,或以填海方式于东部岸外填海造岛,与新建堤坝相互连接,形成蓄水池防洪。

公用事业局发言人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与建造滨海蓄水池的目的相似,从滨海东到樟宜一带填海建岛的概念不仅为东部海岸线提供保护,也能借此机会为后代创造新的蓄水池及土地。”

若最终成型,它将成为我国第18个蓄水池,加强我国淡水储备能力。

政府早前宣布,德光岛西北端圩田工程于2022年完成后,将为我国增添810公顷土地,相当于两个大巴窑市镇的面积。

圩田是指透过筑堤围起一片水域,将里面海水抽干形成低于海平面的陆地。与传统填海方法相比,圩田填海使用的沙土量较少,在邻国纷纷停止输出相关原料的背景下,一般认为这个方法的环境成本与耗资较为低廉。

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的刘立方教授受访时说,从设施效能来看,圩田的功能主要为防灾,功能相对单一。

到了210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幅度或达一米。要是碰到涨潮加大浪等极端天气,海平面甚至可能升高四米。

刘立方预测,尽管圩田的防波堤(seawall)能更轻易地加高和改良,一旦沿用到东海岸,沿线堤坝须加筑至四米以上,这“将影响周边景观,对居民造成不便”。

南洋理工大学亚洲环境学院主席霍顿(Benjamin Horton)教授受询时则提醒,随着海平面上升速度不断加快,圩田外的防波堤须提高,造成“圩田相对防波堤变得更深,因此圩田将更脆弱,维护成本更高”。

反观填海造岛,刘立方认为“围岛后形成的蓄水池,除了缓解新加坡淡水不足的问题,若认真设计,真正抵御海水的防波堤远离海边,蓄水池则能美化近岸景观”。

无论是建造圩田,还是填海造岛,刘立方说,在环境与工程角度看都是应对海平面上升的可行做法。不过,他提醒,气候变迁的不确定因素很大,不能低估其变化速度。“应对海平面上升绝对要长远的政策规划,每隔几年就要时常调整,确保设计有弹性,否则可能无法抵挡灾害冲击。”

霍顿则表示,除了填海,也有其他降低海平面上升风险的解决方案。“但我们更应先专注在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缓气候恶化的速度。”

Source: Zaobao

了解、减缓、适应 应对气候变化现在须未雨绸缪

气候变化对一些人而言,或许看似抽象和遥远。但这是人类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

我们的年轻人本能地了解事态的严重性。全国青年理事会最近询问年轻人对新加坡未来的愿景,不少人提到环境课题。

什么是气候变化,为什么我们应该关注这个课题?让我尝试简单明了地解释。

人类活动在大气层中释放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

我们开车、乘搭飞机,开制造厂,或是在家里使用电器时,都在制造二氧化碳。因为我们几乎所有的电力都是通过天然气来发电,天然气是一种化石燃料。二氧化碳囤积在大气层中,吸收太阳的热量,导致地球暖化。

目前,地球的平均气温已经比100多年前的前工业化时代高1摄氏度。1摄氏度听起来不多,但却影响重大。不仅如此,气温还在继续上升,格陵兰和南极洲冰层溶解流入大海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导致全球海平面上升。

联合国目前预计,地球海平面将在本世纪结束前上升一公尺,一公尺约等于三英尺。这是仅仅80年后的事。但科学家的预测数字正节节攀升。因此,海平面上升的高度和速度,可能比预测中来得更高、更快。

全球暖化也令天气变得越来越极端。干旱变得更严重,并持续更久,降雨和暴风雨也更强烈。

新加坡已经感受到全球暖化的冲击力。我们的天气明显地变热,暴雨也下得更大。而这种情况在下来几十年内很可能恶化,这是我们许多人有生之年中会遇到的事。

多个城市到2050年将出现史无前例气候转变

瑞士近日的调查发现,到了2050年,即距离现在只有30年,世界上多个城市会出现史无前例的气候转变,新加坡将是其中之一。

我们必须为气候变化对新加坡带来的冲击做好准备。它将带来许多风险和后果,新的疾病、瘟疫更频密、食物短缺、流离失所的人口被迫移民,甚至可能引起战争。

因为我们身处低洼的岛屿,新加坡面对海平面上升这一大威胁时,格外脆弱。

1960年代至1970年代,新加坡时常淹水,尤其是在雨季的时候。这也是我为什么先前提到,来自惹兰加由的吴阿仔大叔得在淹水时,得解救这么多受困的居民。涨潮的时候,即便没有下雨,新加坡低洼地区的排水沟渠的水也会满到边沿。一旦下雨,就会淹水。

颜金勇告诉我,他小时候一家人住在牛车水的香港街。他的父亲在那里开店。每年有几次,海水会异常高涨,水就会从沟渠溢到店门口的五脚基。没有下雨的时候,也是这样。

他的父亲需要用架子把货品叠高,避免它们碰到水。对年纪轻轻的颜金勇来说,这好玩极了。不过,这其实是个严重的问题。

这些旧的淹水问题,现在已经大致解决。我们改善了排水系统。我们要求大厦建在更高的平台上,比平均海平面高至少三公尺。

这听起来很高,因为大多人身高都不到两公尺。但三公尺其实不算很高,因为在涨潮的时候,水面可以比平均海平面高出两公尺。这意味着,只剩一公尺作为缓冲来应付其他可能出现的问题,例如大雨。

雨水会稍微填满沟渠,但雨水还有地方可以流。因为有这一公尺的缓冲空间,我们能应付现有的淹水问题。但随着全球暖化,若海平面上升一公尺,我们就不再有缓冲空间了。涨潮的时候,水已经淹到五脚基,没有缓冲空间。若大雨碰上涨潮,水无处可流,那我们就真的是“祸水难逃”了!

就如孟加拉遭遇龙卷风,或举更极端的例子,像美国新奥尔良2005年遭遇卡特里娜飓风一样,整座城市被淹没。新奥尔良大部分的陆地低于海平面。

那我们能做什么?三件事:了解气候变化、减缓气候变化和适应气候变化。让我一一解释。

首先我们得针对新加坡的情况,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它会造成炎热天气、极端天气、干旱、强烈风雨还是海平面上升?进而思考该怎么办。我们成立了新加坡气候研究中心。

我今年初到那里参访。他们有一组科学家、气象学家和他们在研究时用来模拟气候的超级电脑。

他们给我看了手头上的记录,记录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以前。包括1930年代的气候记录,这记录细心地收藏在花柏山上的气象站。

新加坡气候研究中心正在和邻国伙伴合作,更仔细地研究气候变化对东南亚的影响。他们发现比较靠近赤道的新加坡,比国际模式预测的,更容易受气候变化影响。

第二,我们必须减缓气候变化。换言之,我们必须尽一分力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

新加坡已经加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国际措施。我们是巴黎气候协定的签署国之一,并承诺减少,并在2030年持平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去年推出了碳税。

为减缓气候变化尽一分力

每个人都可以为推广永续发展和减缓气候变化尽一分力。例如记得关灯、减少垃圾制造量、再使用和再循环等。在新加坡,我们制造大量的垃圾。不论是过多的包装、食物垃圾或电子垃圾,这些都得丢弃,然后经常被焚化,如此一来又制造更多二氧化碳。

我们的垃圾埋置场在实马高岛。但它迟早会被填满,然后我们就需要实马高山丘!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这也是年轻新加坡人积极贡献的领域。例如热衷于可持续发展的法拉·珊瓦丽。

法拉几年前共同创立了“修理咖啡店”,教导他人如何维修损坏的电子器材、家具、玩具,和衣物,让这些物品焕然一新,而不是被丢弃。

我们需要更多年轻新加坡人像法拉一样,做个解决问题和创新的人,当科学家、工程师,创业者。这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大挑战。

———————

我们都知道气候变化对生活具有深远影响。长期策划和重大的投资是有必要的,以确保新加坡具备能力应对所面临的挑战。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总理解释了了解气候变化的必要,以及持续推行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措施。我们须负责任地采取及时的措施,并分许多年来担负成本。气候变化是新加坡和世界各地面临的最大挑战,但通过慎重的长期策划,采取必要的措施和气候行动,我们可以克服这个挑战。

——环境及水源部长
马善高

Source: Zaobao

严肃看待气候变化课题 百年内或须花千亿应对海平面上升

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绝不容忽视,为应对海平面上升的影响,我国很可能在未来100年花上1000亿元或以上,以采取必要防御性措施保护海岸线。

李显龙总理指出,就如组建新加坡武装部队担负国防重任一样,气候变化关乎我国生死存亡,国人应该像看待我国防务一样,极严肃看待气候变化课题。

李总理昨晚(8月18日)发表国庆群众大会演说时,以相当大篇幅谈及气候变化的影响,并提出政府下来会采取的一些应对措施。

全球暖化已使得气候变得更为极端,作为四面环海的低洼岛国,新加坡除了暴雨情况加剧,气温显然也更热,这样的情况很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恶化,很多国人在有生之年都会感受得到。

目前,格陵兰和南极融化中的冰盖已流入海洋,导致世界各地的海平面上升。

李总理指出:“联合国目前估计海平面最迟将在80年后的本世纪末上升多达1公尺。但科学家的估计数据一直在提高,所以海平面上升的速度很可能来得更快,上升幅度也更高。”

因此,我国须针对性地采取措施来保护个别大楼和发展项目,包括建造入口处垫高的地铁站。新发展项目也必须建在至少高于平均海平面4公尺以上的结构。

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和大士码头等关键基础建设,则建在至少高于平均海平面5公尺的结构上。但这些措施还不足以应对海平面上升的威胁。

李总理说,新加坡大部分地区属低洼区,须采取整体性措施加以保护。

此外,很多老旧大楼也不可能就这样抬高起来或迁往更高的地方。

他指出,一旦海平面上升,包括从东海岸到市中心的低洼区都会面对更大的风险。这不仅会影响房价,也会危及居民的安全和生活。

目前,政府已针对全国海岸线进行仔细研究,将海岸线分成不同区块,有些区块更容易受到影响,须靠不同策略去保护。

李总理说:“政府必须列出优先工作事项,从情况更为严峻的区块,尤其是市中心到东海岸,及裕廊岛一带开始做起。”

目前,在涨潮时候遇上滂沱大雨时,滨海堤坝(Marina Barrage)的水泵会将水抽出来排入大海,好让在市中心一带的降雨能流入滨海蓄水池。

滨海堤坝 须建第二个水泵房

海平面上升时,滨海堤坝现有的水泵房(pump house)将不足以应对更大的水量。为此,我国必须在滨海堤坝对面建造第二个水泵房,公用事业局已开始为此进行规划。

此外,政府也开始在德光岛建造小型圩田(polder),累积打理圩田的经验。这是我国保护东部海岸线的做法之一,不但能为低洼区提供多一层保护,也能填海造地,用来建房子等。

另一可行的方法是在滨海东至樟宜一带填海造岛,再建堤坝把这些岛衔接起来,形成类似滨海蓄水池的蓄水池。

李总理说,在未来50至100年,我国必须做好应对海平面上升的准备。“政府会仔细检讨评估所有选项,届时再决定哪个是最好的方法。”

“在新加坡,我们可以采取长期的方案来解决长期的问题,这不是什么国家都能做到的。但在新加坡,我们就可以。” 

Source: Zaobao